發表文章

挽救鹹海:同一片湖泊裏的不同命運

對小扎塞克諾夫(Madi Zhasekenov)而言,鹹海 (Aral Sea)岸邊的夏日十分悠閒。他家在哈薩克斯坦西南的阿拉爾斯克(Aralsk),附近有個碼頭,他和每天捕撈歸來的漁民們聊聊天,就這樣度過學校的三個月假期。

「以前我們會做點魚餌掛在鉤子上,然後在海邊捕魚,」現年58歲的老扎塞克諾夫說,「過去大魚小魚都能抓到,我們都用來餵貓餵狗、消遣消遣。」

但他17歲的時候,鹹海的水位急速下降、鹽度大幅上升,曾經繁衍生息的淡水魚都活不下去了。對扎塞克諾夫而言,最艱難的一刻,是他發現為了家人的口糧,不得不去買魚。

「一直以來我們只抓魚,所以都不知道怎麼買魚,」他說,「第一次去市場買魚,感覺糟透了。」

而鹹海對岸的居民,他們的命運也差不多。這裏是木伊那克(Moynaq),昔日繁華的漁業中心,位於烏茲別克斯坦東北,曾有三萬人從事漁業工作。

47歲的阿拉誇托夫(Marat Allakuatov)以前住在木伊那克。他說,「五六歲時我在鹹海游泳,那是最後一次看到海里有船。」

今天這個繁華的城市,海牀已徹底乾涸,只剩下沙鹽沉積物,還有遺棄的拖網漁船鏽爛的鐵殼。當地經濟也隨著水位的下降一去不復返。

「鹹海一消失,當地人都失業了,」阿拉誇托夫說。現在他在努庫斯(Nukus)一家旅館工作。努庫斯是烏茲別克斯坦一個自治區——卡拉卡爾帕克斯坦(Karakalpakstan)的首府,木伊那克也在該區。「老一輩對未來徹底失去信心。」

隨著漁業衰亡,住在鹹海周邊的人們都遭遇了同樣悲慘的命運。

然而20多年後,兩地卻走出了不同的道路。今天,哈薩克斯坦境內的北鹹海已經恢復,阿拉爾斯克的水位上升、經濟復蘇。然而烏茲別克斯坦境內的南鹹海徹底乾涸,居民在木伊那克喘不過氣來。

這兩個城市為何會有截然不同的結局呢?

死而復生

鹹海面積超過67000平方公里(26000平方英里),曾經是世界上第四大淡水湖。然而蘇聯在上世紀50年代推行強硬的農業政策,通過阿姆河(Amu Darya)和錫爾河(Syr Darya),引鹹海的海水灌溉中亞的荒漠草原,以提高棉花產量。水位下降,曾經產量豐富的鯛魚、鯉魚等淡水魚也隨之減少。

如今,鹹海面積只有原來的十分之一,還被一分為二。北鹹海是水體的上半部分,看起來像個支離破碎的數字8,位於哈薩克斯坦境內。而南鹹海由西邊的長條形水域和東邊一個乾涸的盆地組成,位於烏茲別克斯坦境內。

在20世紀90年代,南北鹹海…

心理年齡和生理年齡:哪個對健康更重要

文在寅9月訪平壤 朝韓各有什麼打算

大橋坍塌並非罕見

雪山之巔體驗「007」

全球最宜居城市 維也納摘得桂冠

德國藥廠阻止毒劑死刑未果

南美洲國家聯盟黯然退出歷史舞台

土耳其經濟崩盤 美國拒絕負責

熱那亞塌橋事件震驚義大利

一男子駕車撞倫敦議會大廈防護欄 數人受傷

國慶將至 北韓暫停發放旅遊簽證

無法可擋! 14歲少年選州長 法律未規定年齡

埃及修路 挖到第2座獅身人面

同時意味著生與死的顏色

生存還是毀滅 「下沉」的雅加達與失控的地下水

駕駛全球數一數二的巨型車是甚麼感覺

降門檻多收錢 英國高校向「差生」招手

美國探測器「帕克」飛日 七年長征最近距離接觸太陽

3天游羅馬攻略

想要魚?拿「性」來換!

「川普之星」將會告別星光大道?